【春梦】

                春梦

  和妻面对面的躺着,是一间青砖瓦房,明亮的阳光从她身后的窗户中洒落到
方砖铺成的地上,我们就倒在那里,紧紧依靠着一支青砖垒成的方柱。

  她白皙的乳在黑色的吊带背心的边缘犹抱琵琶,“暖恋”的保暖裤紧紧包裹
着她丰满的下体,双腿间坟起一隆诱人的肉丘。

  眼帘微合,长长的睫毛轻轻地抖动着,白皙的面颊上泛起一片桃红,红润的
双唇间是销魂的娇喘,不停扭动着夹紧却又放松的双腿是对挑逗的渴望。

  我的那里在冲血,我的双唇变得干渴,我的心在剧烈的跳动——

  可是我只是静静的躺在地上,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看着自己爱人春意盎
然的迎合着一只手,一只不属于我的手——

  那是只男人的手,粗壮有力,在老婆那鼓鼓的小丘上不停的揉捏,不停的摩
擦,不停的搓弄——

  我挣扎着想要抬起身体,努力的去看清手的主人,可是手的后面只是一片灰
暗,一片茫茫的灰暗,好像可以吞噬掉身边的一切。

  我莫名的激动,我兴奋异常,我尽情享受着妻被这只不属于我的手玩弄的快
感。

  忽然,那只手消失了。

  一扇门打开了,五六个健壮的男人走了进来,妻被他们裹在中间,乌黑的长
发被粗暴的纠扯,挺立的双峰被几双大手肆无忌惮的揉搓,粉嫩的双臂被扭到身
后,细细的绳索紧得让人心痛。

  “疼,别这样”我分明听见她的叫喊,可是爱人的脸上却是兴奋的微笑。

  我要救他,我要把她从那些人手里夺回来,可是,我感觉到了我的孤单——

  我被推出了那个房间,眼前是一扇厚实斑驳的木门,我在外边,妻子在里边
——

  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女人兴奋的呻吟声,肉体撞击的劈啪声,敲打着我快要
崩溃的神经。

  我是要冲进去吗?我是要将她从那些男人身边拉出来吗?我只是静静的站在
那里,只是非常非常的亢奋。

               ————

  终于,妻从那扇门里走了出来,依旧美丽,依旧端庄,只是娇羞的像是春天
里刚刚绽放的花蕾,疲乏的像是刚刚沐浴着衣。

  她软软的倚在我的胸前,可以看到鼻尖上沁出细细的汗珠。

  “舒服吗?”我的声音。

  “舒服。”妻子的眼睛里满是女人的娇羞,微微张开的双唇却溢满了再一次
的渴望。


[ 本帖最后由 akaisuisei 于 2008-10-21 21:01 编辑 ]haha ,还是支持一下,好好得看看先,鼓励^_^楼主写的是一个片段吧,有些意境,但上下交代不是很清楚,还是感谢下!!!一段太非常好的题材,竟写成这样,真的是不好。难得有这样一场春梦呀!真是太佩服搂住了!典型的意淫,虽然很短但写得比较细腻,有点像小李飞刀的文风。楼主写了好短呀~~看了不怎么爽~~写了也不太清楚~~最少要介绍下前后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