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女生涯(1-5)】

               妓女生涯

  男欢女爱自古以来乃是人之常情,上自帝王将相,下至贩夫走卒皆不例外,
因为这是人生的一部份,对於多数的人来说是如此。

  女人,在这方面却是扮演著经济性的角色,成为供需原理上的「供给曲线」,
而男人就在这曲线上表示出他们的需求。

  所以,女人往往會在某种情况下提供她们自己成为市场上的「货源」,以求
取经济条件,这是女人最原始的本钱,也是她们求取生存或满足虚荣的表徵。

  虽然以上所说的是指部份女人而言,这些女人以她们原始的本钱从事这方面
的经济活动。然而少部份的男人却愿意在这部份女人的身上从事「始作甬者」,
让这个行业成为永不衰竭的行业。

  读者看到这里,大概都已经知道本文所谈的内容了。不错!这里所叙述的正
是从事特种行业的,关於男欢女爱的一隅。

  既然是特种行业,多少有牵扯到有关於女人,以原始本能作为「经济活动」
的事实。

               请看……

  话说在南部某一乡下的小镇。

  有个叫王姥姥的妇人跟她的弟弟王大牛,出现在这乡下小镇的一户穷苦人家
家中。

  原来这户穷苦人家是王姥姥的旧识,住著一对寡母孤女,寡母当地人都叫她
阿彩,她的女儿叫小玲。阿彩四十出头,女儿小玲二十岁不到长得如花似玉人见
人夸。

  不过小玲并不是阿彩亲生的,只是小玲是阿彩从前一位朋友的女儿,因为这
位朋友命薄,在丈夫因车祸丧身後,自己也在一年後因病去世,留下当年十岁的
女儿小玲。

  阿彩本身因遇人不淑,连嫁了两个丈夫後,都先後弃她而去,阿彩伤心之馀
决定以後不再做嫁人的打算。她把小玲视如己出,终於把她养得亭亭玉立。

  由於王姥姥与弟弟王大牛不务正业,在城里以漂亮的女孩子为工具帮她赚钱。
换句话说,王姥姥是在城里经营特种营业。

  从前王姥姥旗下拥有多名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帮她摇钱,王姥姥确实在那个时
候弄了不少钱,所以当时她跟王大牛听信一位姓马的逍遥客把女孩子们「放」了,
然後改做其他的生意。

  当时王姥姥开了一家餐厅,阿彩就在那个时候去帮佣,当时阿彩就常带著小
玲一块去餐厅,所以王姥姥多少是看著小玲长大的。

  可惜,好景不常在,那王姥姥是个没有生意经的女人,这个跟与女人为摇钱
的生意就大不相同了,而且大牛是老粗一个,只能吆喝而已,因此在经营不善之
下,那家餐厅维持不到两年便关门大吉了。

  王姥姥与王大牛在两袖空空之後,实在难以为计,只好走回老本行。

  然而此一时而彼一时也,现在工商繁荣,百业发达,女人以特种营业为生仍
大有人在,只是年轻貌美的女孩子要她长期以此为生可不太愿意。大部份女孩子
见好就收,要不然就是遇良而从,所以王姥姥现下的女孩子都维持五个以内。

  王姥姥给旗下的女孩子两条选择赚钱的路子走,这两条路是……

  一、先由王姥姥付一笔钱给来此道的女人,依她做的时间长短来决定「卖身」
金额的多寡,女人开始上班後,所有的收入归王姥姥,而王姥姥可依女孩子在应
付客人的表现好坏来做奖赏。不过只要在「约束」条件期间,女孩子必须无条件
听从她,否则这女娃们有得一顿苦头吃,王姥姥可以让她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的。

  二、另一种来此的女孩子是自由之身,她们虽然卖身,但不拿「卖身」订金,
接客时五五分帐,王姥姥提供场地,但王姥姥依然对她们有绝对的约束威严力量,
只要她们仍在王姥姥的「势力范围」内。

  这日王姥姥和大牛突然出现在阿彩的家,自然有她一番的道理。

  原来王姥姥知道阿彩因为染上了绝症,可能随时都有离开人世的可能。阿彩
自己每天辛辛苦苦帮人打零工赚取微薄的生活费,她确实是很担心自己双脚一蹬,
那小玲不知道怎麼处理?

  虽然小玲长大了,可是谁也不敢保证日後小玲會不會遇人不淑,而遵到像自
己同样坎坷的命运?

  王姥姥因为先前有借阿彩一笔医疗费,因为阿彩实在没有钱负担自己的医疗
费用。

  而王姥姥其实也不是安什麼好心,她的目的其实是在小玲身上。她认为以小
玲的条件,只要把她纳入旗下,保证是一棵摇钱树。所以王姥姥先以人情为攻势,
再以半哄半要胁的态度来拉拢小玲母女。

  今天王姥姥是来说服阿彩的,王姥姥先将阿彩拉到一边。

  王姥姥对阿彩说:「阿彩,你也欠了我一些钱,恐怕是无力偿还,你的病能
不能好起来很难说,不如将小玲卖给我一段时间,一方面可以享到一笔钱,做为
日後小玲的打算用的,另一方面你欠的钱也一笔勾销,并无不好!」

  阿彩听完王姥姥的话,似乎坠入五里雾中,她痛苦的思索著。

  不过最後阿彩说:「既然如此,我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怕那小丫头不
肯呢?」

  王姥姥似乎胸有成竹的说:「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可以先安排一场戏,让
小玲知道男人的美妙!然後再晓以大义,跟她说她已经被男人搞过了,也没必要
守著身体,迟早也要被人破瓜的。等期间过了看她要继续做或从良,反正她年纪
还轻,只要不说也没有人會知道,况且做那个又不是五年、十年啦!」

  王老姥笑嘻嘻地又塞了一叠钞票给阿彩,然後说:「接著再向小玲说,你对
她有养育恩情,目前又染病在身等……我想,小玲不同意也难啦!」

  阿彩无可奈何,无精打彩的说:「好吧!一切由你安排就是啦!」

  王姥姥见计已得逞,便不再多说。

  「好,那稍晚會有两个男人来你家,他们自然會给小玲好看的,你就藉故不
在,那时让小玲自己在家。」

  此时是接近傍晚的时候。

  不久,阿彩同女儿小玲说:「小玲,阿母待會跟王姥姥出去一下,可能要花
些时间才能回来,你就自己弄些菜吃了,不用等阿母。」

  「知道啦!阿母。」

  小玲目送著阿彩与王姥姥、大牛走出家门,然後急忙又去赶做手工。手工是
阿母向人拿回来家里做的,小玲经常帮忙做手工以贴补家用。

  小玲吃完饭後,又准备开始工作。

  突然有人来敲门,单纯的小玲把门打开,外面却站著两个彪形大汉,不过外
表还算斯文,一高一矮两人都壮壮的。

  「你……你们找谁?」小玲从未见过这两个人,她正疑惑著。

  「我们是王姥姥的朋友,也是你阿母的朋友!」

  既然是阿母认识的人,小玲便请他们进家里坐。

  两个男人坐在拥挤狭小的客厅里,各自点著一根香烟抽著,并不讲话,两人
上下打量著小玲。

  此时,小玲正在忙著替他们倒茶水。

  今天小玲穿著一件宽松的短裙,露著两条粉白的大腿。她的屁股圆滑而饱满,
两个乳房也发育得极为健全,走起路来煞是迷人,一抖一抖的。

  高的男人对著另一个男人竖起大拇指,然後望著小玲的肥屁股色眯眯的笑著。

  矮的男人似乎明白,於是他低沈沈地说:「小姐叫什麼名字?」

  「我阿母都叫我小玲……」小玲娇羞地冲著茶。

  「哦!真是好名字,跟人长得一样好!」

  小玲听男人夸自己,虽然表面害羞,不过心里却满心的高兴。

  「来!两位请喝茶!」

  两个男人并没有用手去接茶,高的说:「谢谢啦!我们不喝茶……」

  矮的插花说:「我们要你的人……」

  「啊!」小玲吓一跳,她突然有不祥的预兆。

  她本能的拔腿就跑,不过两个陌生男人合力将她抱住,然後把她带进她跟阿
母共同睡的房间。其实阿彩家只有一个小房间,从小玲小时就跟阿彩一起睡。

  被抱进房间後,小玲立刻被摔倒在床上。不一會功夫,小玲的衣服已被两个
大汉剥得精光。

  弱女难抵大汉,在两个男人的淫威之下,小玲由原来的抵抗哭闹,变成乖顺
的羔羊。

  因为那两个男人告诉她:「如果你再不服从,就要把她奸杀後丢到海里喂鱼,
你阿母也别想活了!」

  「好嘛……我……都依……你们……」小玲害怕得全身发抖,裸著身体缩在
床角。

  「安啦!我们兄弟會好好侍候你,就怕你不乖……」

  「是吗……啊……我怕……」

  此时两个男人已将自己的衣服脱掉了。小玲从未见过男人的那东西,现在看
到那种像毛毛虫模样的东西,令她更加害怕。但与其被强暴之後,还要遭杀身之
祸,不如附和著他们免受皮肉之苦。

  「嘿!你會听话吗?」那个高个儿的继续恐吓她。

  「會……會……你们……要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随便你们……唔
……呜……」小玲哭著说。

  「你是说,愿意把你给我们哥俩……」矮男人明知故问。

  小玲打颤的说:「是……我给你……们……」

  「应该说,给我们玩,让我们来替你开苞,嘿嘿……」

  「啊……呜……呜……给你……们玩。」

  「一言为定,我们干了!」

  「呜……呜……呜……」小玲没办法,一边哭一边点头,她还弄不清楚怎麼
回事,两个男人已经靠过来了。

  他们令小玲仰躺在床上,双腿分开。两个男人,一个在上一个在下。

  上面的男人是那个较矮的,他双手捧著小玲胸前两个饱满的乳房。小玲头一
遭赤裸裸地面对男人,男人低下头来粗鲁的摸著乳房,两粒晶莹剔透的乳头被男
人含在嘴里舔著、吸著、吹著。

  「啊……啊……哎哟……唔……」小玲全身通电,不自觉的呻吟起来。

  下面那个男人却用手去摸她那白嫩嫩的阴丘,抓著她的阴毛,然後用手把两
片阴唇拨开,他对著小玲那个小浪穴舔了起来。

  「啊……啊……啊……嗯……嗯……」小浪穴立刻浪起来,流了许多浪水。

  小玲觉得此时全身舒服,反而不太憎恨这两个来路不明的陌生人。

  「嘿!好嫩的土鸡,真是美味极了,嗯……」

  下面的男人继续玩小玲的浪穴,小玲只顾没命的浪哼轻吟。

  两个男人又把小玲翻过身来,令她趴跪著,他们一前一後虎视耽耽的看著小
玲。

  小玲双腿分开翘著雪白的屁股,一对乳房摇动著,她不知道接下来會有什麼
新的行动。

  「上吧!我等不及啦!」小玲知道那是前面那个矮个子的声音,她意识到後
面那个高大的男人,大概是要干她的穴了。

  她偷偷的看那个男人的大鸡巴,「天啊!啊……」

  小玲看到後面那根都新cA几乎像自己的小手腕一般粗,不禁暗叫苦。

  果然後面的男人一支手摸著她的肥臀,一支手握著那玩意顶到自己的嫩穴上。

  她一阵紧张,急得满身大汗。

  「啊……不要……不要……」小玲怕得哇哇大叫。

  「不要就打死你!你说如何?」

  「呜……要……要……我不要……死……」

  前面那个说:「不要……就是要,待一下你會求饶喊要哩……上吧!」

  後面的男人此时看著眼前的美女,那早已淫水连连的嫩穴摆在他眼前,使他
一刻再也无法等待。

  他扬起阳具,双手紧抓著小玲的屁股用力一刺。

  「啊……啊……」小玲痛得大叫,但男人并没有停止,一下一下的戮下去,
每戮一下,那小玲便痛苦的惨叫。

  男人可不怜惜她,他粗鲁的一次一次的戮进去。

  但老二仍然只进去三分之一,小玲痛得猛摇屁股,但她每摇一下,鸡巴便向
嫩穴里拴了进去,最後竟然全根没入了。

  「啊……啊……啊……嗯……嗯……」男人已经猛干起来。

  「卜滋!卜滋!卜滋!」处女膜硬是被插破,小玲的嫩唇一翻一覆包著男人
的大阳具,淫水和血水一并流出。

  「啊……啊……嗯……嗯……哦……」

  约过了五分镂,小玲突然觉得嫩穴好像不再有痛楚的感觉,反而有一种难以
言喻的快感。

  「滋……滋……滋……卜滋……」浪水随著大阳具的抽出而不断的往外流。

  「啊……美……哦……快……啊……用力……妹妹……哦……哦……我好痒
……受……不了……嗯……用力……啊……嗯……」

  那男人知道小玲已浪起来,觉得舒服立刻加快速度猛插狂抽。

  「啊……啊……」那男人终於泄了精,他把阳具抽出来将精液射在她的浪臀
上。

  此时正在浪头上的小玲反而需要,她说:「啊……再来……唔……美死人了
……嗯……」

  高大的男人泄完後,另外那个男人立刻将小玲压倒,并举起她的双腿,立刻
把他的鸡巴塞进她的浪穴里。

  「卜滋!卜滋!卜滋!」

  「啊……啊……啊……美……嗯哼……」

  小玲双眉深锁朱唇微启,香汗淋漓娇哼连连,任其宰割,完全意乱情迷起来。

  矮的男人力道比刚才那个还厉害,他九浅一深,左插右干,把小玲搞得浪吟
不已。

  他又继续玩了十分镂,才在小玲的淫浪声中泄了。

  事後,这两个男人才把真相说了出来,他们自称是王姥姥安排的,小玲也没
说什麼,望著他们扬长而去。

  不久,阿彩回来了,她望著跌落床上的小玲,母女深情使她们拥抱在一起。

  阿彩知道一切已经发生了,只好实话实说,好在小玲并没有拒绝,她说:「
妈!这些年您辛苦了,而且你有不得已的苦衷,我愿意当王姥姥的摇钱树,等一
切过了之後可以重生,还好只是半年而已……」

  阿彩见小玲可以谅解自己,两人便收拾眼泪准备过几天再去履行「义务」。


[ 本帖最后由 寒江独翁 于 2008-7-4 14:37 编辑 ]              妓女生涯02

  小玲在自己愿意的情形下,被阿彩带离了家,经过了火车和汽车五个多小时
的路程後,到了一个小镇,在一条沿河的小街上,走进了一家人家,这就是王姥
姥开设的娼寮了。

  经过了阿彩和王姥姥一番交谈,小玲留了下来,王姥姥仔细看了小玲之後,
当面说明了一切,当天王姥姥就把此间的规定,什麼是打炮,什麼是过夜,如何
分钱,都向小玲说明白了。

  王姥姥把小玲带进了一间屋子,这屋子阴暗,半间房是榻榻米的,墙板也是
有著大洞,但是都用纸糊好了,房间或有一些破开的地方,倒是可以偷看隔壁房
的春色。

  王姥姥又介绍了她自己的弟弟王大牛,原本小玲见过的,另外一个叫小咪的
女人,是同小玲一样的妓女,还有一个叫小美的,却不住在这儿,是随时由王姥
姥去叫的妓女,正所谓是自由身体,因为她不欠王姥姥的钱。

  小玲和小咪是隔房,当夜小玲睡倒了这陌生的榻榻米上,有点睡不著,翻来
覆去的想著自己的未来。

  此时小咪房中,又传来了一声声的哼叫,小玲的好奇心驱,使得她在墙缝的
一个破口处,偷偷的看小咪的房中。

  此时,小咪被脱得赤裸裸的。小咪是个小胖子,一对肥奶特别翘,屁股更是
又高又大,脸上的脂粉擦得厚,而在小咪两条粉腿间的,却正是王姥姥的弟弟大
牛,这大牛一身结实壮健的肌肉,脸上是一脸横肉,站在地上把小咪的两条粉腿,
推举得高高的,一根粗黑长大的鸡巴已经进入到了小咪的嫩穴里,而不停的挺送
著腰部,把小咪的床摇动得相当厉害。

  「大鸡巴哥哥,妹妹受不了啦!饶了我吧……」

  大牛伸出大巴掌,「拍!」的一声打在小咪的肥屁股上,小咪痛得「哎哟!」
一声。

  大牛却说:「浪穴,摇呀!用力摇屁股!」

  小咪忍著痛,摇动著那肥屁股就像筛米似的筛了起来,嘴上浪浪的叫道:「
大鸡巴哥哥!美不美……妹妹可丢了三回了……好哥哥……饶饶浪穴……吧……」

  大牛猛把小咪的一双大腿压到小咪胸前,使得肥大的屁股离开了床,悬在半
空中。

  大牛一阵狠抽猛干,小咪活像似在挨打似的,屁股被大牛的腿根和卵蛋打得
一声声的怪响,大牛疯狂似的抽插,小咪哀怜的求著饶:「大鸡巴……哥哥……
饶了小穴吧……小穴死了……」

  大牛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一连十几下一干到底,终於压紧了小咪的肥屁股,
「噗!噗!」的射著精。

  小咪带著喘叫著说:「大鸡巴哥哥,